提供Verge3D教程和Web3D开发技术服务

【小小说】皇位

圣旨

皇兄派人传圣旨给我。我撩袍跪地,耳朵里感到刺痒,好像在睡觉时一只蚊子不停地在耳边盘旋,欲要赶走,怕惊了好梦,欲留着它,又不得清静,真恨死我了。幸而这家伙停止了他那尖细的嗓音,以一种生硬的声音故做温柔地说:“靖德王,皇上此次诏见必有要事,可不能迟误哟。”等到这老家伙终于像团鬼火一样消失的时候,我才从一种恶劣的气氛中解放出来。我想皇兄他老人家何等威严,身材健硕、声若洪钟,更兼一种高贵的气质,何苦要让这么一号阴阳怪气的人传达信息!岂不是对臣下的一种侮辱?有朝一日我登基为帝定要废除这种制度。

我正在出神呢,感到一阵香气袭来,暖洋洋的,好像冬天外面正寒风凛冽,而我呆在暖阁里,手上捧着小火炉,那感觉幸福死了。来人正是我的王妃,当我转过身正面望着她的时候,每次都有一种和春天撞了个满怀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三年前我在将军府与她相遇的那个下午。

王妃把圣旨递在我手里,她知道我不屑于理会那个肮脏的太监,于是就代我去接,因为如果不接那是对皇兄的不敬。我的可爱的王妃啊,她总是在我和我讨厌的人中间做润滑剂,使我不知免了多少人的忌恨,虽然我并不担心得罪这些大大小小的碴子,但细想,倘若不交好他们,说不定日后就会阻碍我登基,这些小人往往在别人的关键时候暗中使坏,可不能不防。李将军,我的王妃的父亲就曾多次暗示我,一定要提防徐相国,想必王妃的所为正是她父亲的授命。

“王爷。”每次一听她第一个声音,我就能直觉地感受到她接下来话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次我感觉有些不妙,莫非她从她敏感的父亲那里又得了什么消息?

“王爷,父亲说最近宫中好像起了什么变化,他看徐相国频繁出入皇宫,似乎有什么阴谋。”

“皇兄和徐相国会有什么阴谋?”我有些不信任地看着王妃的眼睛,但除了顺从我看不出什么。

“好了,杏儿,你只管照顾好莲儿就行了,她才满月,一定要精心照料,国家大事有你父亲帮衬就足够了。”

“是。”

我感觉她这一声“是”像一只小猫轻轻叫了一声“喵”,怪可爱的,我忍不住冲她笑笑。

晋见

我站得腿都酸了,正像那次和皇兄踢蹴鞠之后的感觉。那天整整踢了一个下午,我和李将军配合默契把宫廷队踢了个七零八落,离开皇宫我去了将军府。就在我得意洋洋、大夸海口的时候,精明的李将军悄悄对我说:“王爷,您今天赢了皇上,对您可是大大不利呀。”

这句话的一连串声波进入我的耳朵,沿着耳道撞击了我的耳鼓膜,触动了我的听觉神经,我的听觉神经把这些信息导入大脑皮层,使得我的大脑皮层发生了一系列化学反应,最后我的语言功能发生了作用,让久等的李将军明白了我的意思。

“李将军多虑了,一场比赛而已,皇兄不会放在心上的。”

显然,李将军是因为听了我的话而变得脸色铁青的。我忽然感到全身酸痛,李将军并不理会,独自走开了。我全身疼得厉害,好像被绑住了,关节冻上了,肌肉僵硬了,好像西北风把我吹成石头了,唉呀,难受呀。这时进来一位少女,我顿时一惊,感到全身发烫,八万四千个毛孔一齐张开,身体轻健,灵魂飘然而升,我从上面看见我那污浊的身体变成一朵莲花,热烈绽放!这位我一见钟情的少女后来成为我的王妃,还为生了一个小公主,我给她取名莲儿。

那个该死的老太监终于露面了,他让我足足站了两个时辰,我一看见他那副僵硬的嘴脸就知道他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正好像我一扬鞭子对着一匹劣马,那畜牲就把脖子缩回去,背上肌肉绷紧。

“皇上有旨,靖德王晋见——”好样的,好样的。我感觉我都憋得不行了,要爆了;早晚,我会把这个老家伙凌迟处死!

我走进皇兄的御书房的时候,徐相国正走出来,他向我行了一礼,我感觉那一礼十分庄重,不仅动作到位,而且充满感情,好像感谢我赏饭给他吃似的,弄得我莫名其妙。

“皇兄,何事?”

我通常这样,把那些繁文缛节、客套话一概省略,直奔主题。父皇在位时经常责备我过于直露,他说作为皇家子弟礼仪是显示贵族风范的最好方式,先祖之所以设置这些礼节,后代又不断补充完善,为的就是炫耀皇家的身份和地位;倘若我不重视这些礼节,臣下就会以为我懦弱,畏惧他们。可是我很不明白,为什么我扔掉架子,给予臣下以平等对话的权利,他们反倒会轻视我呢?我拿这个问题三番五次问父皇,父皇五次三番做解释,但我对他的解释不满意,所以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我再问,他就只叹息不回答了,一则老了,二则大概对我已失望了。父皇驾崩之后把皇位传给我皇兄,皇兄继承皇位的那天曾对我说:“皇弟呀,父皇的本意是要你做皇帝的,只是你……唉,不过,我向父皇发誓,这皇位以后还是你的。”皇兄的确有谋略,他在位9年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以后我只要按部就班就完全没问题了。

如今我的敬爱的皇兄已经像当年的父皇一样苍老了,我感觉他就像深山中的老松,需要平静和安宁。他坐在龙椅上,书案上摆着一大堆奏折,一边是已批阅完了的,一边是尚未批阅的,都像小山似的。

“皇兄,何事?”

“皇弟呀,朕在位已有9年,日里万机,殚精竭虑,岁月和操劳已把朕逼到风烛残年,今天叫你来是要商议让位之事。”

我感到热血沸腾,想到马上就可以大显身手了,真盼着时间快跑,快跑,快快跑。

“皇弟呀……大臣们给我上了很多奏折,你先看看吧。”

大臣们,这几个字叫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好像意识到他们对于我将来的命运所起的作用已经开始显现了,而我现在感到脚下空空荡荡,好像踩着虚无。

我把徐相国的奏折摸过来,因为现在我开始怀疑徐相国刚才那郑重的一礼与这张奏折有着微妙的关系。我翻开奏折一目十行地看完,又抓过张太尉的奏折,大同小异,抢来崔御使的奏折,简直是串通一气!我呆住了,瞠目结舌,我感到受了欺骗,我总认为竞争应当是光明正大的,可是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他们对我不宣而战!这是早有预谋的,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我,他们安排好了,谁去搜集材料,谁打进王府做内应,谁在皇兄耳边进谗言,谁笼络大臣,分工明确、有条不紊,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皇兄看不出,我更难以识破。不,我做不来,我没有这个天赋,我不会不宣而战,我不懂宫廷密谋,我无法掌握这些鸡鸣狗盗的伎俩,我永远也跨不上这个阴暗的舞台做任何变脸的表演。父皇做得对,对极了,皇兄也不必传位给我,让皇侄继承皇位吧,让那些暗中努力的人得偿所愿吧。

“皇兄,臣弟想去大理,万望恩准。”

皇兄有些于心不忍,但最终还是答应了。我感到我这一走会给皇兄减轻不少压力,我感到他那纠结的眉头已经暗暗舒展了。

去国

“启禀王爷,车马都备好了,只等您吩咐。”

我看着家匠们忙忙碌碌的身影正好像大雨将至蚂蚁们忙着搬家的样子,唉,我的头上正飘来一团乌云,我要在它落下雨点之前躲进屋里呀,逃避,这可是我最大的本事,父皇、皇兄都不会,只有我会。我挥了挥手,让那个等了半天的家匠退下去。李将军怎么还不来,我都连派三个家丁去请了。

“王爷。”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就立刻转过身,抓住她肩膀,“你父亲呢,怎么还不来?”

虽然我已猜出她将带来一个坏消息,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说,“王爷,父亲对你很失望,他把赌注放在你身上,没想到会输得那么快。”

“什么赌注?”

“三年前,是父亲安排你我相遇。”

“那么,让他收回赌注吧,回你父亲那儿去!”

“王爷!我从没想过要当皇后,一切都是父亲的意志,现在,我已经没有父亲了,他不认我了……”

天上忽然刮起一阵风,把院中老树上的叶子吹落了,宽阔的树冠上只有寥寥几片叶子。

“圣旨到——”

皇兄给我一些金银玉帛,这些我全没在意,我只注意到传旨太监的声音不那么刺耳了。接过圣旨的时候我问他,“王总管怎么不来传旨?”那小太监说:“王公公涉嫌偷窃被逐出宫了,大总管一职暂由奴才代理。”在皇兄的诸多赏赐中,我只对这一件感到满意。

(转载请注明出处)

zjbcool

zjbcool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