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Verge3D教程和Web3D开发技术服务

【小小说】街鬼

在东北的街头,打架斗殴时常发生,但是我亲眼所见之后还是十分震惊。有一次,我一个人走在街上,眼看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捂着肚子,一脸狼狈地小跑着。后面,有个人好像鬼一样,麻木地追着,手里紧握一把改锥。我正迎着他们来的方向,我怕躲避引起他们的注意,被那个鬼一样的人顺手就来一下子。我故做镇定,专心地走我的路,但是浑身汗毛直竖。这俩东西一过去,我赶紧跑了。平静之后,我心有余悸,于是写了这个短篇——

吴休从家中走出来,身后忽然上来两个人,一左一右把他架住,刚要喊叫,一双袜子塞满了他的嘴。进了一条死胡同,吴休被一脚踢在地上,他撑起半截身子,仰头观望,正看见鲍力气鼓鼓的青蛙肚皮和他那馒头似的肥脸。吴休跪地求饶,而鲍力却一扭身,两个打手上来把吴休摁住,拳头像铅球砸地一样落在他身上。一个小时后,打手累了,吴休嘴里吃着袜子,烂泥似的摊软在地,鼻息微弱。鲍力拿出一个大信封,打发走两个打手,他自己站在死寂的胡同里,满意的吸着香烟。两只麻雀互相追逐着飞进胡同里来,那只雌的一落地,翅膀发抖,腿一蹬,死了;那只雄的急停在墙头上,但是身子不由自主地下坠,掉进胡同,也死了。当鲍力嘴边的烟头将近烟蒂的时候,一滩烂泥腾空而起!是吴休,他抓一块方砖猛地砸到鲍力头上,鲍力的头立刻血流如注,鲜血涂满他的前额,又淌到脸颊上、鼻子上、嘴上,他的馒头脸变成了一张血脸,他睁开眼、张开嘴,就像一个髓髅头!鲍力委屈地看着烂泥吴休,只见他像哭又像笑,像活着又像死去;眼珠悬在嘴唇上,舌头伸进耳朵里;他的身体已经扭曲变形,他的脑袋,就像一个拳头!突然,从吴休的胸腔里,一只黑色的爪子缓缓地伸出来,直抓向鲍力的脸!鲍力毛发直竖,像发了狂似的甩动肥躯叫着逃命,吴休像头红眼的黑猪死追不放!一个满脸涂血,一个人鬼不像,出了胡同窜到街上,他们就像阴间的鬼,像两具棺材里的僵尸,跳窜在阳世的大道上,沾污纯洁的生活……

在一个十字路口,红绿灯奏着交响,一个老人拄着拐棍,颤颤巍巍、小心翼翼、认认真真地过马路,真像钢丝绳上骑独轮车的小演员,叫人悬着心。幼儿园的一群小孩子,在老师引领下,排着队像一群小鸡似的,有蹦跳的、有顾盼的,正穿过人行横道。一个年轻的母亲牵着她儿子的小手,在马路边上悠闲地散步,她的儿子把手指含在嘴里,腆着脸,冲着他漂亮的妈妈直流口水。

那群排队走路的“小鸡”里面有个小男孩,好像发现了一只又可以用来捉弄女生的小虫子,骄傲地指着说:“快看,那是什么!”男孩子都极有兴趣地望去,女孩儿们都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带队的女老师回头呵斥:“不要东张西望——”不经意间发现了什么异常,女孩儿们忍不住好奇也都望去,就这样,整个队伍慢下来,停住了。出现了,一个,两个,街鬼!“啊——救命!”不论男孩儿女孩儿都吓疯了,齐声尖叫,四散奔逃,像林子里的鸟听到了猎人的枪响,像池塘里的鱼发现了岸上猫的影子。女老师想控制局面,可她自己也吓傻了,呆定定地站在马路中央,两眼直勾勾地对着跑散的孩子们说:“小朋友,让我们安静下来,好不好呀……”就像一群正常忙碌的蚂蚁,只要扰了其中一只,整群蚂蚁就会慌乱起来,孩子们的惊窜搅动了一锅粥!那个仔细地过马路的老人见起了乱,以为爆发了学生运动,急急忙忙地躲避,可他越急越走不快,以至于在马路中央打起转来,嘴里还抱怨:“哎哎,马路怎么还打圈圈。”当两个街鬼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老泪纵横,呜呜地说:“连句遗言都有不让说,就拉我下来……”那个领着孩子的母亲立刻反应过来,急忙用手捂住儿子的眼睛。

儿子问:“妈妈,天黑了吗?”

“没有。我们正在过隧道。”

“什么时候过完啊?”

“要等两个叔叔过去以后,咱们再过。”她说“叔叔”两个字的时候险些没吐出来。

街头上的行人没一个不在尖叫、躲避,就连铁皮的汽车都畏惧不前;红绿灯儿乱地闪烁,失去了节奏;斑马线交叉起来,竖立起来;路灯把头插进地里,像受惊的驼鸟;马路起伏不定,像掀动的褥单;天在旋转,云在奔逃;世界像走到了尽头,人类像面临着最后的审判……

(转载请注明出处)

zjbcool

zjbcool

发表评论

1 × 1 =

关闭菜单